徐悲鸿大概是赵孟頫之后,中国绘画史上又一位以画马赢得极高艺术评价和世俗声誉的画家。赵孟頫画马起自摹古,“自谓不愧唐人”,传世作品多线条精细,淡彩施染,虽然马是绝对主角,但也绝少不了驯养、骑乘马匹的人。徐悲鸿画马得益于留学巴黎期间在马场无数次的速写,对马解剖结构的谙熟使得他画马虽是大笔写意,笔墨有风雷声,有金石意,却也造型精准,肌理如生,是全面体现他崇尚写生、中西融合的国画改良主张的代表性题材。 “一洗凡马万古空”,此次展览的第一单元便集合了他多张不同形态的骏马图,或奔腾,或饮水,俱都无鞍无鞯,自在驰骋,也是最能表现民族风骨,唤起雄心斗志的象征。

 “人家都说我的马好,其实我的猫比马画得好。”这是徐悲鸿的自诩。他养猫,画猫,又爱以猫画赠人,连刚就绘画当鼓励写实主义还是现代主义和他吵过架的徐志摩,也送过一幅无爪猫。猫而无爪,也就不是他提倡的写实了,真是“自夸其于友道忠也”。警觉又娇憨,笔下流淌着绵绵的爱意。还有喜鹊、鸡、鹅、鹰以及油画的印度牛,都是建立在写生基础上的神形兼备。

双猫图画中两猫,悠然于苍石之上。黑白花猫,前腿微曲,倾向左侧,身旁的另一只花猫,双腿前立,傍于白花猫之后。双猫天趣盎然,将宋人花卉、动物画的静态美学,推到了真正自然、鲜活烂漫的新境界。

这幅由徐悲鸿绘画,齐白石题字的作品,曾经拍出了2800万的天价!